坐在溫泉池中,熱氣緩緩地上升,我雙手放鬆地漂浮在水面上,這是我的享受。其實,我是想整個人漂浮在水面上,浸淫在熱呼呼的氣息之中。可惜的是,我連自由式都游不好了,何況是仰式呢?

當熱的受不了的時候,就起身沖個冷水。冷水沖打在身上,忽然有一種奇特的感覺,怕冷的身體似乎不再懼怕冷水。熱的是我的身體,暖的是我的心。

「想睡」是離開溫泉池唯一佔據腦中的想法,雖然不能如願,不過吃飯是另一種解脫。

賽拉維‧柯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