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有一個記事本,記著一百三十四個交往過的女人。其實嚴格來說,應該是上過床的女人。

他是獵女高手嗎?不可否認的,他外表英俊帥氣;不可否認的,他擁有社會地位;不可否認的,他小有經濟基礎;但是,其實他的內心是沒有自信的。

所以,他用記事本,備忘那些攻略過的女人。

******

女人,一個神秘又自我的女人。這是我第一眼的印象。在我走進劇場前,她的背景是否被介紹過,我不知道。但是,她的感覺讓我想起了一個遠方的朋友。

******

女人在一個早晨闖入了男人的房子,一間單人的房子,可裡面的床可不小,可以容納兩個人的體積,那是一張許多女人睡過的床。

是為了找一個存在或不存在的人,女人提著行李箱,進入了備忘了一百三十四個女人的男人的世界。

******

我拿著擺在櫃台的門票,進入了書櫃左方的劇場。依稀記得,門票上還寫著柯南二字。

******

夜晚,男人摩拳擦掌準備攻略第一百三十五個女人。

早晨闖入的女人,罷占著床,不走。

是什麼原因,讓她纏上了他?

也許,她也是前一百三十四個女人中的其中一名也說不一定。

男人翻了記事本的Index,沒有?!

「妳叫什麼名字?」男人問。

女人不答。

******

如果有一個陌生女子如劇中女子闖入了我的宿舍,我會留下她嗎?還是會趕她走呢?我問我自己,沒想到我的答案,如同男子最後的行動。

請注意,是最後的行動。並不包括上床這個動作。

******

女人鳩佔鵲巢地霸佔了男人的床,這個晚上,第一百三十五號女子,不在男人床上過夜,是在旅館。

******

女人曾對男人說:「我不喜歡旅館的味道。」

男人說:「我可以住旅館,我不討厭。」

******

女人偷看了男人的記事本,彷彿看穿了他的自信,他的心。

「你為什麼要備忘那些女生呢?」

「你知道其中有一位女子的姓名前後出現兩次嗎?這是算一個還是兩個呢?」

「其實我以前是不敢看女生的眼睛的……」

男人與女人開始交談,然後上班。

******

看到這裡我還是有一股壓迫感,這是一個荒謬的世界。但是荒謬卻也抽離出一些事實。

******

晚餐,男人不再趕女人走了。也許,女人對男人有一股神秘的致命吸引力。

桌上擺著花與美食,氣氛佳。

「妳叫什麼名字?」男人又問了一次。

女人終於告訴了她。

說愛我吧,女人暗示著男人。

男人卻回到了不敢看女生眼睛的時代,靜止。

音樂,燭光,香水,我愛妳。然後上床。
******

我還是不能接受認識第二天就上床呀,我心想。

******

男人瘋狂地愛上女人,也許。

「煮咖啡吧?」男人問。

「我不會!我什麼都不會,我什麼工作都不想做。」女人回答。

男人煮著咖啡,但也許奇妙的氣氛悄悄地已感染了他。

******

不工作好嗎?我問我自己。

也許工作的時候會這樣想,但是如果什麼事也不能做,什麼事也做不了,我想我還是會很難過的。

******

男人中午就回到了他的家,這是從不曾的情形。

看樣子,他真的愛上了第一百三十五號之後的這個女人。

可惜的是,之前趕都趕不走的女人不在房子裡。

******

女人是想著男人的嗎?最少她是這麼說的。

她出去買了包煙,看著男人的歸來。

然後她也進屋,編了一個要遠走的謊言,測試男人愛她的程度。

「和我結婚吧!」男人在遇見女人的第三天提出要求。

「我討厭結婚。」女人拒絕了。

******

我會結婚嗎?我又問了自己一次。畢竟連女朋友都沒有的我,是沒有資格想這個問題的。

我會怕結婚嗎?答案是會的,也許是沒有彼此相愛過的緣故吧!

******

男人發脾氣的不去上班,為了守住女人,不讓她離去。

他得罪了客戶,也得罪了合夥人。

宣稱不贊同工作的女人,反而開始要脅男人要回到工作崗位上了。

******

也許金錢也是愛情的一環,我不情願的想。

******

男人回去上班,然後很晚的回家。

房子從原本的個人空間,變成了男人與女人的角力空間。

******

早晨,男人又煮了咖啡,配上早餐,當然是與女人一起享用了。

「現在幾點了?」

「八點五十五分。」

「你還不去上班,快遲到了。」

「我今天不用上班。」

「今天沒和客戶有約嗎?」

「是的,今天沒約,以後也不會再有約了。」

原來,男人昨天下午回事務所,將股份全賣給合夥人了。

男人感染了女人不事工作的習慣。

「我要將這個房子封鎖起來,屯積糧食,然後這裡就是我和妳的空間。」

女人開始感到害怕,想走。

男人拼命挽留,於是乎,一場爭執再度展開。

******

感情絕對不是只有兩個人的世界,我想。

******

「回去上班吧?告訴合夥人你是開玩笑的。」

「這是不可能的。」

「你令我害怕。」

「我隨時聽妳差遣。」

******

愛情是需要包容與空間的。

******

男人癱坐在床上,突然間他有了決定。

他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收拾了簡單的行李,決定離開他的家。

「你要走?」

「是的,我要走了。」

「你會回來嗎?」

「會的,偶爾。」

「你的記事本。」

「送妳。」

******

男人會回來嗎?要是我,短期間,我不會了。除非,我不再愛這個女人;除非,我已將愛轉化成了關心。

******

回應前面所說的問題,要是有一陌生女子闖進了我的宿舍,死命地不走,我的選擇就是……

******

「我要走了,再見。」男人說。

    全站熱搜

    賽拉維‧柯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