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二度」告示牌這樣寫著。

戴上毛帽,穿上手套,圍上圍巾。我作好了萬全的準備,滑雪場我來了!

滑雪場裡到處都是人,這時時值星期一,我不禁納悶,難到日本人都不用上班、上課嗎?

「星期天是建國記念日,所以今天補假一天!」導遊說。

我們這一團不準備滑雪,也幸好不滑,不然我一定嘔死。因為,我的腳我是絕對不可能現在滑雪的。

雖然沒有滑雪,不過還是有租雪盆來滑喔!

這是一片雪白的大地,滿山的人仍然淹蓋不了雪白。遠方的富士山,也正展示它的壯麗。雖然照片的富士山有些烏雲遮住,可是呀,那是我拍得太慢了。其實是可以看得到它的全貌的。

滑呀滑,這不是我坐著滑雪盆的風光,而是我小心翼翼地往滑雪場上坡前進的努力狀態。

一邊深怕滑倒,要知道雪變硬就像冰塊那樣硬且滑;一邊讚嘆大自然的奧妙,要知道前幾天看到的雪的是小意思啦!

終於爬到了滑雪盆的地方,我終究無法克制心理的恐懼,為了腳好還是不滑了。不過總不能白白到此一遊吧,所以我就坐上雪盆擺個樣子,拍張相來留念。嘿∼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滑得很好很帥氣呢!

滿山的雪地,如果能下一點雪那就更好了。剛這樣想著,雪就細細地飄下了。雖然,並不是很大,可是卻足以振奮人心了。

雪是冷的,不信脫下手套去觸摸它們;我的心是熱的,不信,不信就算了!

    全站熱搜

    賽拉維‧柯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