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在東區小巷的「愛情爵士」是THERE電子報本週的美食主打星,這是一家洋溢著溫暖氣氛的複合式餐廳。

小覺我非常喜歡這家店的感覺,古典的裝潢讓人的心情得以沉澱,整家店面雖然不大,可是巧妙的排列方式卻讓人不覺擁擠。

老闆的手藝非常的好,雖然菜單的樣色不多,不過這幾樣套餐都讓人吃得愉快且值回票價。我點了老闆自豪的招牌菜「奶油焗海鮮飯」,不僅用料實在新鮮,吃起來也果真可口美味。

如果讀者可以待得晚一點,或許還有機會一飽耳福聽到老闆用他專用的小提琴演奏著美妙動聽的爵士曲子。

「這是家詠嘆愛情的店,我希望這家店可以帶給人幸福,讓沒有愛情的人在這家店滋生,讓擁有愛情的人在這家店懂得,讓失去愛情的人成長。」年約三十歲的老闆以哲學性的口吻訴說這他的理念。

「愛情爵士」值得大家去嘗試,小覺誠摯推薦給訂閱THERE電子報的讀者們。

***

打好了文稿,排好了照片,小覺按下了發報的按紐,發出了這個星期的THERE電子報。

小覺,某大傳播所的學生,因為修了所上的電子報課程,開始迷上發行電子報。

THERE電子報的靈感主要來自於市面上知名的雜誌Here,小覺決定利用THERE電子報,報導各地好康好玩的事情。

「愛情爵士」是她第三十六篇的報導。

「又發電子報嚕!」阿寬拍著小覺的背說,他是小覺的同學。

「對呀,很好玩呢,讀者終於突破三百五十人了說。」小覺很興奮地說。

「才三百五十?」

「喂,很多了耶,想幾個月前還不到五十人說。」

「好啦,好啦,我看看妳寫些什麼?」

「愛情爵士•••看起來不錯,下次妳帶我去吃吧!」

「好呀!擇期不如撞日,就今天下午吧。」

「今天下午?我不行,下午有課,妳忘了?」

「研究所再不翹課就沒得翹嚕。」

「不行,再提翹課,論文程式不幫妳搞定了。」

「好吧。」

***

「關於這個程式,阿寬你要幫我喔。」小覺以哀求的眼光望著阿寬。

「真搞不懂妳,明明是傳播所,做的論文像是資訊所。」

「ㄟ,ㄚ災,選錯老師了嘛。」小覺攤開雙手做無可奈何狀。

「可是苦了是妳同學,我,阿寬耶。」

「我知道你最好了,就幫幫我嘛。」

「唉,真不知上輩子欠了妳什麼,我又不是妳的男朋友。」

「••••••」

「我,說錯了什麼嗎?」

「沒有,老娘我就是沒有男朋友,怎樣?」

「沒啥了不起的呀,老哥我也沒有女朋友呀。」

***

「小翠,妳覺得阿寬這個人如何?」

「嘻,我聞到八卦的味道喔。」

「什麼八卦,誰的,妳快告訴我。」

「覺,妳別裝嚕,再裝就不像了。」

「我也不知道,要不是論文要寫程式,我也不會注意到他。」

「那妳和他算是利益的關係,還是愛情的關係?」

「少來,是朋友的關係啦,就像我和妳一樣,大家都是同學嚕。」

「覺,我覺得阿寬不錯,我是說真的。」

***

「那就約明天下午六點在捷運地下街誠品囉。」小覺對阿寬說。

「妳要請客嗎?」

「嗯,THERE電子報酬賓大請客。」

「那個賓就只有我喔。」

「廢話,不然我不就破產了。」

「這算是黑箱作業吧。」

「算,老娘就是要黑箱作業。」

***

「怎麼還不來。」小覺看看錶,時間已經過了六點,六點零一分。

翻著的書是水瓶鯨魚編的失戀雜誌最新一期,標題是「你對他告白」。

「你對他告白•••不會吧,難道我真的喜歡上阿寬了。」小覺喃喃自語著。

再看一看錶,六點零二分。

「這小子竟然敢遲到,不想活了。」

小覺突然發現說到這小子的時候,嘴角竟然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阿寬蹦地出現在小翠面前。

「嚇死人,老娘陽壽不曉得又減幾年。」

「對不起啦,我哪知道妳會嚇一跳。」

「齁,你遲到了,你知不知道。」

「有嗎?」

「六點零四分,遲到五分鐘。」小覺指了指手錶。

「ㄜ,零四分,遲到五分鐘,這算術是怎樣?」

「你管我,我預約七點,該出發嚕。」

***

「歡迎光臨!兩位嗎?」服務生微笑地問著。

「對,我有訂位。徐小姐。」小覺說。

「往這邊請。」服務生帶著小覺和阿寬往店裡走。

「OK?」阿寬小聲地問著服務生。

只見服務生以一個微笑當做回答。

***

小覺和阿寬坐在「愛情爵士」靠窗的位子。

「真的很好吃,THERE報長果然厲害。」阿寬說。

「嘿,那當然嚕。」

「而且請客的價位也划得來吧。」

「這就別提了。\_/」

「••••••」

「你幹麻一直看我。」小覺突然有點害羞。

「妳看過電影心動嗎?」

「看過呀。」小覺突然想起看心動的日子,那年碰到了九二一大地震,心也碰到了大地震,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

「當金城武和梁詠琪在日本相遇求婚的那一幕,我突然很有感覺。」

「笨蛋,感覺什麼?」

「不覺得現在很像嗎?」

「有嗎?你要跟我求婚嗎?不可能吧。」

「當然不可能。」

小覺鬆了一口氣,不過好像又有點失望的感覺。

「服務生!」阿寬突然招了招手。

「你還要吃喔?」

「我的食量有妳大嗎?」

「哇咧!」

服務生賊賊地拿了一束花遞給了阿寬。

「謝謝。」阿寬很有禮貌地點了點頭。

「這是啥?」

「我,阿寬,想對妳,小覺,說,我喜歡妳。」阿寬把花高舉起來。

「噫!!!」

「我們可以是情侶嗎?」

「你要考慮清楚喔。」

「這麼說,妳答應嚕?」

「可以試試看啦,如果你受得了我。」

「當然受得了,當然受得了。」

「話別說太早。」

阿寬對服務生比個OK的手勢。

「你跟服務生早就串通好了喔。」

「託妳THERE電子報的福。」

「疑?」

「這是家詠嘆愛情的店,我希望這家店可以帶給人幸福。在妳的電子報中老闆是這麼說的。所以我突然想睹一睹,於是就打電話給這家店,看看他們可不可以幫忙,沒想到他們非常熱心,還特定安排這個好位置。」

「哇咧,看來我THERE電子報沒介紹錯店,只是沒想到愛情爵士這個功用。」

突然美妙的旋律在「愛情爵士」這家店響起,老闆拉著小提琴慢慢地走向小覺和阿寬的位置。

「是呀,這家店真棒。」

    全站熱搜

    賽拉維‧柯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