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手正隱隱作痛,是因為受傷了嗎?答案是我昨天運動了。

運動並沒有什麼希奇,但是對許久沒有運動的我來說,就算是一項試練吧!自從去年車禍以來,我已經有一年沒有運動了。我喜歡運動嗎?老實說,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動力,這可能和我天生的惰性有關吧。可是不能運動後,那份渴望卻加強了。

我不能跑,不能跳,過去那些簡而易舉的事情,都變得有距離似的。能運動變成了一種夢想,一種奢求。唯一令人欣慰的是,我不會永遠如此。

「要不要去打羽毛球?」室友問。

我想,羽毛球應該不用跑吧!
「好啊!」
於是,我開始了一年後的運動初體驗。

右手猛力地揮擊,並不代表我的技術,只是為了將失去的感覺喚醒。動!動!動!我不斷地動,因為我還活著。

有人說,只要有思想就有存在的意義。我也曾經這麼相信,我的意志貫注了我的一切。可是當我躺在病床,什麼都不能動的時候,哪有什麼思想呀?不能動的難過感覺,卻是真正地佔住我的身體,我的心。

我佩服也尊敬那些不能動,但堅強活下去的人們。但是,我不能不動,我必須動。只有動,才能舒發人的力量,唯有動,才有存在的價值。即使是靜思的時候,我們也不會全然不動呀!

我揮著拍子,打得到球,打不到球,都一樣地欣喜。

    全站熱搜

    賽拉維‧柯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